透网金鳞m

5號世界

来源:中国乳制品网    时间:2019-11-18 08:00:01

“另一個世界的我們是怎麼樣的呢”

2019.01.17

天氣陣雨

|

《平行世界隨筆》

少數就應該服從多數嗎?






應該臣服嗎?










1



站在十字路口的正中央,我赤裸上身,只穿著一條黑色的八分長褲。四下張望,空蕩蕩的街道只剩下黑色燈柱和紛飛的選舉海報,銀色的商務車沒有拉起車窗,白色牆面的塗鴉只完成了一半,只有風來歡迎我,吹得我打了個冷顫。周圍像是使用了冷清的濾鏡一般,把視野中的一切都放在了冰藍色的玻璃紙後面,溫度彷彿下降了幾度。


我還是孤獨地站在十字路口中間。


嘗試往右手邊走,一頭撞入雲霧之中,光著腳踩在柏油馬路上。霧氣從我耳邊飄過,像是陷入棉花糖的懷抱裡,一路前行,看不見盡頭。視野被混沌的霧所阻礙,像是頭上套住一層塑料袋,或者鋪滿了灰塵的鏡頭,始終無法對焦,始終無法看清楚遠方。我嘗試大喊了一聲,朝著前面這條筆直的街道大喊,沒有回音傳來,但是在霧氣中出現了一群戴著面具的黑衣人,以及他們手中白花花的大砍刀。



“面具暴徒”

2



我已經連續做這樣的夢好幾個月了,應該是從我進了大學之後開始的,好像一個預告,可能也是個註定。掃了掃頭髮,我爬下床去倒了杯水,站在窗戶前看著清晨的西環海邊。穿著制服的中學生已經步出家門,走在差不多一樣的灰色柏油馬路上,一樣的雙肩包和一樣的領帶,希望讀著一樣的課本能有不一樣的火花。


一杯檸檬水還是三口喝掉,奶茶還是不喜歡喝冰的,宋岳庭的Life is struggle不斷在我耳機裡播放—我討厭訓導主任,討厭被束縛。



“討厭制度”

3



今晚的夢又回到十字路口的正中央,我開始越來越坦然於這個世界,只存在於夜晚的經歷,可能是預言或者冒險。


戴著面具的黑衣人們站成倒三角形,一片黑矇矇的身影,只有無數對雙眼藏在面具後面,冷漠的眼神是什麼顏色呢?第一個夜晚我覺得是熾熱的紅色,熱情如火,是迎新晚會上跟我侃侃而談的學長;第二個夜晚我覺得是淡淡淺藍色,像是越拍越遠的海浪,距離感無法用尺子來量度;第三個夜晚我覺得是麻木的灰色,量產的機器人一般,跟隨著聆聽著下達的指令,循規蹈矩。


這次他們走到了我的跟前,齊刷刷的看著我,瞬間像是被聚光燈聚焦,暴露在空氣中,赤裸裸的審視感在我身上掃視。



4



夢醒了之後,穿好衣服背上書包,日子照樣過,只是夢中的形象逐漸投影到了我的生活當中。有兩個樂隊都同意到我們學校來演出,一個是爵士,一個偏向嘻哈,學生人群中就產生了不同意見,不知怎的就在廣場上吵了起來。嘻哈的支持者明顯佔大多數,那個勢頭,跟夢中的面具人們一模一樣。


言語和集體不就是最鋒利的大砍刀嗎?



5



回到夢中,他們向我走來,明晃晃的刀鋒讓霧氣也主動閃躲,整齊劃一的步伐具有威勢。


應該臣服嗎?少數就應該服從多數嗎?


為首的黑衣人遞給我面具和大砍刀,一模一樣的款式,並且舉起了手中的武器,活像審判中的劊子手。我戴上面具,右手握緊刀具,站在最前端,尋找下一個潔白的羔羊。



“逐漸同化”



-完-

“下個世界會更好”


点击浏览更多[雾霾]资讯